中国研磨网 - 专业研磨行业网上交易商务平台 !

商业资讯: 行业新闻 | 企业新闻 | 市场分析 | 周边行情 | 相关行业 | 政策法规 | 价格行情 | 外贸知识 | 展会新闻 | 研磨知识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行业新闻 > 忆涂附磨具行业协会成立的经过

忆涂附磨具行业协会成立的经过

信息来源:eooaoo.com  时间:2013-03-26  浏览次数:1501

涂附磨具行业是个小行业,过去大部分工厂,都是从50年代的个体手工业作坊组织起来的,后来在党和政府的领导和扶持下,才逐步建设起联动机械化生产线而发展起来。由于企业分布在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相距遥远、分散,企业之间的往来很少,即使来往也只在相距比较靠近的几个企业之间进行。1964年,政府号召全国学上海,企业间的往来才逐渐增多,又逐步发展成企业之间的比学赶帮活动。文革十年,刚刚开始的企业往来又几乎完全中断,直到文革后期才逐渐恢复。
  1977年11月,机械部郑州磨料磨具磨削研究所(以下简称三磨所)情报室在各企业的支持和促成下,在无锡召开了全行业的技术和情报交流会。这次大会是我国涂附磨具行业有史以来的第一次盛会,几乎全国所有的涂附磨具企业、研究所、学校都来参加了,不仅是技术情报人员,而且各单位的“一把手”几乎也都参加了。它不仅表达了粉碎“四人帮”后,全国人民意气风发建设国家的热情,而且反映了我们行业各单位希望加强交流、加强联系的热切愿望。会议期间,与会代表相互学习、相互交流经验,还学习了全国工业学大庆先进企业成都砂布厂的经验介绍,通过互相交流,加深了各企业之间的情感和互相了解。这次会议是我国涂附磨具发展史的一个里程碑,它为涂附磨具协会的成立打下了扎实的铺垫。
  自从无锡会议以后,在行业内各企业间,各个人间的关系加强了。企业和企业间开始相互参观学习,个人与个人之间互通信函,开始交流情报,交换生产经营资料。就我们济南砂布厂而言,当时就提出了学上海,赶成都的响亮口号,并和成都砂布厂结成互帮互学的姊妹厂。我厂每年都组织人员去兄弟厂参观学习,同时也邀请兄弟厂来我厂指导工作,传经送宝。作为我个人来说,那时学习的厂家较多,公出的时间也多,和兄弟厂的往来越来越频繁、密切。由于接触增多,也加深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个人考虑,如果能在行业内部成立一个松散的组织,牵头在行业内多召集几次会议,为行业内的各企业服务,给它们牵线、搭桥、沟通情报、相互交流不就更好吗?比互相你来我往,更能节省时间、减少人力物力的费用。可是,这在计划经济的当年却是十分不容易的。我们涂附磨具行业在当时还非常小,也比较特殊,除仅有一个砂布车间的二砂和三砂直属机械部外,其他厂家一般都不大,甚至很小,地方国营的都不多,很多都是集体企业,其归属也十分不一样,有的属机械局、有的属二轻局或民政局,还有的归属区工业局或乡镇,得不到上级部门的重视。不用说机械部了,就连当时的中国磨料磨具工业公司也只重视砂轮行业,涂附磨具这个小行业在公司根本挂不上号,中磨公司召开的一些会议、活动都不通知涂附磨具的企业参加。三磨所虽然不是行政性领导机构,它的情报部门和标准部门有时还召开一些专业性的会议,但通知参加的单位也不全。在这种情况下,大概从1982年开始,我就用写信和借外出参观学习、参加有关会议的机会,和兄弟厂的领导及有关人员商量和探讨成立行业组织的问题。我先后和沈阳、北京、天津、佳木斯、石家庄、成都等兄弟厂商量、交谈,得到了他们的普遍赞同,尤其是和沈阳砂布厂孙德一厂长联系的最多、最频繁。当时也考虑,这个组织叫个什么明堂呢?谁也说不准。行业协会、联合会或联谊会的名称都提出来过。当时在全国,行业协会还是一个新鲜事物,成立的还很少,因此,这件事可费了一番周折。我和孙德一厂长一起或分头,借出差、开会的机会,跑三磨所和中磨公司,向有关人员请示、汇报和商讨。那时找中磨公司的经理也不容易,开始只能和一般工作人员(如徐子清、汪玉等)谈,再通过他们向经理汇报。他们研究后的答复意见是:成立行业组织是行业发展的方向,有的行业也在酝酿成立协会,但现在还没有先例和成熟的经验,我们还是等等再说。三磨所所长也很忙,也不易找到,只是经常和它们的情报部门、标准部门联系,他们都说很支持,但也说不清应该怎么办才好。
  大约是1984年初,郑州第六国棉厂和郑州第二印染厂在郑州六棉招待所召开棉布供应会,我和孙德一厂长借参加这次会议的机会,先找中磨公司孟庆辉经理和有关人员,后又找了三磨所所长贺以权,作了详细汇报。这次得到了贺以权所长的大力支持,并立即表态,支持成立行业协会,并商定借六棉招待所开会的机会,先开个行业有关人员的座谈会。会议由贺所长主持,三磨所情报室李孝宽、何作生、张振东和标准室马永森、张长伍等有关领导参加了会议,中磨公司的徐子清、汪玉也参加了会议。企业方面,参加会议的大概有北京、天津、佳木斯、无锡、武汉、石家庄、沈阳、上海、二砂和济南等主要厂家,还有郑州六棉、二印等原材料供应厂家。大家一致认为成立行业协会很有必要,它不仅能加强企业之间的沟通联系,情报信息的交流,促进企业的团结协作,还能为企业节省互相往来的费用。会议研究了协会章程的起草,以及协会筹备会召开的地点、时间和参加的人员,还有和企业联系的有关事宜。会后我和孙德一厂长大体作了分工,我负责和兄弟厂家联系,孙厂长负责章程的起草。我和孙德一厂长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又向正在北京机械部开会的贺以权所长作了汇报,同时商量了召开协会筹备会的有关事宜。
  1984年4月12~14日,由三磨所为筹备会召集人,涂附磨具行业协会筹备会议在郑州三磨所召开。郑州三磨所、济南砂布厂、沈阳砂布厂、武汉砂布厂、西安砂轮厂、天津砂布砂纸厂、北京东升砂布厂、上海砂轮厂、第二砂轮厂、第三砂轮厂、南昌砂布厂、成都金钢砂布厂等十二个企业的负责人参加了会议,会议审议了章程草案、入会标准、会费缴纳等事宜,商讨了第一批入会企业名单,并确定了召开行业协会成立大会的时间、地点。
  这一年的5月27~30日,涂附磨具协会成立大会在济南泉城大饭店隆重召开,山东省和济南市的有关领导参加了会议,经过四天的会议,到会代表充分讨论了章程草案,并提出了修改意见,确定了第一批入会的企业名单,产生了协会第一届理事会理事、正副理事长、秘书长的人选。会议通过认真讨论,通过无记名投票的方式,批准了28个单位,其中包括25个企业、2个研究所和1个学校为第一批会员单位;选举三磨所所长贺以权为协会第一届理事会理事长,选举济南砂布厂厂长刘明一、沈阳砂布厂厂长孙德一和武汉砂布厂厂长郭象贤为副理事长;选举三磨所、沈阳砂布厂、济南砂布厂、武汉砂布厂、第二砂轮厂、上海砂轮厂、北京东升砂布厂和天津砂布砂纸厂等8个单位为理事单位。经过理事长会议讨论,决定三磨所情报室主任何作生为第一届理事会秘书长。会议以举手表决的方式通过了协会章程和第一届协会的工作和任务,最后还通过了大会纪要等文件。
  回忆起涂附磨具行业协会的成立过程,由于年纪大了,很多事情都记不请了,但留在我脑海里印象最深刻的还是:与别的自上而下成立的行业协会不一样,我们的协会是靠我们自己的力量,“自发”成立的。在很多人的眼里,我们是微不足道的,但就是我们这些微不足道的力量集合起来,办成了别人认为还不可能的大事。虽然我们开始成立的“中国涂附磨具行业协会”还找不着婆家,名字又几经变更,直到多年后才名正言顺地成了中国机床工具工业协会下属的涂附磨具分会。
  但由于我们是“自发”成立的,从一开始就有无穷的力量,具有强大的生命力。谁也不能否认,涂附磨具行业协会的及时成立,对我国涂附磨具产业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发展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研磨网证实,仅供您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