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研磨网 - 专业研磨行业网上交易商务平台 !

商业资讯: 行业新闻 | 企业新闻 | 市场分析 | 周边行情 | 相关行业 | 政策法规 | 价格行情 | 外贸知识 | 展会新闻 | 研磨知识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企业新闻 > 制造业富人榜 美的集团何享健家族荣登榜首

制造业富人榜 美的集团何享健家族荣登榜首

信息来源:eooaoo.com  时间:2011-07-25  浏览次数:331

  1?何享健?261.84亿元/美的电器
  年龄:69岁/公司所在地:佛山顺德/籍贯:广东顺德/性别:男/?/所属行业:制造业、家用电器/持股比例:43.03%/股东地位:实际控制人
  “一个企业最重要的就是转折点,你必须要知道什么时候企业该转折,这条路一开始是金光大道,可能越走就是死胡同,而过去的成功往往却成为了陷阱。”何享健成功地把握住了美的集团的每一个转折。
  美的集团的何享健烙印
  何享健于1942年出生在广东顺德。1968年5月,他和23位居民集资5000元,创办了“北街办塑料生产组”,这是美的集团的前身。1980年开始制造风扇,进入家电行业;1981年正式注册使用“美的”商标,1985年开始制造空调。这里的每一步都很艰难,这里的每一步都伴随着何享健节奏,如雨打芭蕉,滴滴在心。
  1992年,成立美的集团,何享健毅然推动美的进行股份制改造。1993年在深交所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由乡镇企业改组而成的上市公司;1997年推动事业部制改造,为集团“二次创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1999年在全集团范围内推行员工持股制,促使产权和分配机制改革,使员工和企业形成“命运共同体”;2001年完成了公司高层经理人股权收购,进一步完善现代企业制度。
  2004年5月,美的从威廉香港有限公司手中全资收购君兰房产以及君兰高尔夫,进军高尔夫房地产行业;2003年,美的电器宣布并购华凌集团(香港上市),此后,将旗下华凌集团的冰箱、空调业务置入美的电器(深圳市上市)同时电机业务置入华凌集团;2008年初,美的电器收购小天鹅。
  自此,美的集团已成为拥有三家上市公司、四大产业集团的大型综合性现代化企业集团。而这一切都是何享健功成身退前留下的烙印。
  任人唯贤的人格魅力
  2004年12月何享健在集团员工大会上公布了美的集团结构性调整方案:美的所有产业划分为两个二级集团公司——日用电器集团和制冷电器集团。日用电器集团由原美的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张河川担任CEO,制冷电器集团由原美的制冷事业本部总裁方洪波担任CEO。
  何享健的这一决定让此前所有甚嚣尘上的“太子登基”传闻暂时终结。也让众人见识到他任人唯贤的人格魅力。
  制造业是软着陆的海绵垫
  有人说,中国的制造业已死。这个观点有点耸人听闻,不过,中国的制造业的确是在经历寒冬。
  一个直观感觉是,近期媒体相继报道,江浙、东莞的中小企业继2008年金融危机后再次出现了倒闭潮,传统的劳动密集型、高能耗、低附加值的产业面临淘汰命运。
  这些曾经为中国经济增长做出巨大贡献的企业,囿于技术的落伍,管理思想的滞后,资金的不足,政策的缺失,错过了转型的机会。
  更为要命的是,面对点石成金的资本市场,不少从前踏踏实实做实业的企业家也跃跃欲试,彻底投身金融业,结果,低端的制造业正在被迅速掏空,昔日繁华的江浙民营企业变得一片萧条。
  中高端的制造业却囿于融资难的窘境,只能排队上市,一旦上市失败,企业的规模难以做大。加上生存空间不断被挤压,中高端的制造业难以上一个台阶。
  每当看到中国股市上一个个熟悉的名字,三一重工、大族激光、山推股份、潍柴动力、中联重科、徐工科技,心情都会尤为复杂。可喜的是中国高端制造业硕果仍存,可悲的是,“十二”五规划中,国家明确提出了要扶持高端装备制造,即具有技术密集、附加值高的新兴产业,如航空、航天、高速铁路、海洋工程、智能装备。
  一个国家经济的根基,是制造业,而非金融业。
  隐形冠军是上世纪80年代德国管理学家赫尔曼-西蒙提出的概念,这一概念的提出基于他长久以来对德国企业的观察,他认为,德国出口的关键动力并非西门子、大众、蒂森克虏伯、巴斯夫之类的大企业,而是众多低调的、从不渴望上市圈钱的中小企业。
  今天,中小企业依旧是德国活力的核心。一百多万家德国的中小企业,勤勤恳恳,踏踏实实做实业。
  德国人发动两次世界大战的本钱,就是强大的制造业根基。打仗靠的是实业,飞机、坦克、导弹都需要强大实业的支撑。只是,战争胜负的关键,除了实力,还有人心。
  面对二战后的全球性金融危机,德国几乎都能顺利渡过,靠的也是实业的支撑。
  以至于有学者说,金融危机,美国轻伤,欧洲重伤,中国内伤。而德国,一片繁荣。
  近来,关于中国经济软着陆还是硬着陆的争论越来越多,国外经济学家一致看空中国,认为中国经济会出现硬着陆,而国内的经济学家立即展开反击,坚信中国经济会顺利实现软着陆。
  不过,无论何种观点,都基于一个普遍的共识——中国经济必然会出现着陆,因为,没有一个经济体是永动机。
  既然承认要实现着陆,最好的方式当然是软着陆。制造业就像一个海绵垫,软着陆要成功,制造业基础必须好。
  因此,“十二五”期间,打造属于中国的隐形冠军显得尤为重要。这不仅需要技术的提升,更为重要的是思想和商业伦理的再启蒙。
  劳动力汇率多方因素倒逼,“中国制造”整体毛利率17.5%,未来呼唤伟大公司
  中国制造,制造了世界上数量最多的富豪,堪称世界第八大奇迹。
  据理财周报3000家族新富专题统计,内地财富排名前10名富豪中,4名来自制造业,3名来自房地产业,2名来自IT,1名来自零售业。制造业富豪一如既往占据了大幅榜单。
  前30年,中国以制造业为主脉的经济改革,孵化了一个庞大的富豪群体。但随着新产业口号的打响,“Made?in?China”危机频现,一场制造业的战争,已然上升到国家竞争的高度。
  中国制造业富豪的命运和前景,也随着中国制造业遇到的空前危机,集体被推到了十字路口。这不仅仅是一群制造业富豪的危机,也是当下中国制造业的“中年危机”。
  但,无论如何,一个民族,除了头顶仰望的星空,还要有脚底坚实的土地。
  抬头仰望多了还得低头多看看。
  制造业的财富创造力
  理财周报2011年3000家族新富制造业财富排行榜,主要选取制造业中化工制造、机械制造、仪表制造、金属加工、电子制造、橡胶塑料制造等6大具有代表性的细分行业进行统计。
  统计显示,目前,制造业共有600位富豪身家超过1亿。这600人手握4380.95亿的财富,人均财富达到7.23亿。
  制造业富豪榜单,还是以老脸孔为主,比如美的电器的何享健,晋亿实业的蔡永龙,恒逸石化的郭迎辉。他们的公司大部分都是A股第一批上市公司。
  身家最高者为“白电大佬”美的集团掌门人何享健,截至7月8日,其账面财富为261.84亿,遥遥领先。年近古稀的何享健的创业史,就是制造业富豪们的典型范本。
  这个广东顺德人,早年辍学,干过农活,当过学徒、工人,从计划经济时代就开始在民间集资“办厂”,成为乡镇企业上市第一人。低调的何享健有着不少经典语录,比如“美地的唯一不变的就是变”,比如“可以不搞政治,但必须懂政治”。
  梅花集团董事长、63岁的孟庆山以112.75亿元的财富排名第二。探花则由内蒙古首富杜江涛摘得,42岁的杜江涛算是制造业富豪中的“年轻”人。
  辗转数年后,乌海人杜江涛终于凭借今年新上市的沪市主板公司内蒙君正,财富水涨船高至97.46亿。但这些仅仅是杜江涛财富帝国的其中一部分,杜江涛乘胜追击,旗下另一子公司博晖创新在张罗再启IPO。
  我们发现,制造业富豪平均年龄高于其他行业,他们的平均创业期也高于其他行业,他们的财富波动也小于其他新兴行业。这些富豪中的大部分人经历过文革,经历过改革初期,他们赶上了出口经济最风光的时候,经历过股份改制,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发迹于改制。
  制造业脆弱的造富链
  但从某种程度上说,中国制造业富豪的数量之最,是建立在数以十亿计的廉价劳动力资源基础上的。尽管从绝对数量上说,中国制造业制造了数量最多的富豪,但相对数量庞大的制造业从业人群,比例相当的低。
  而此种特性注定了,中国制造业富豪们是最受争议的一群人。
  客观的说,全球产业链的分工决定了中国的传统制造业只能走人海战术、低毛利率靠规模取胜的路子。据Wind资讯统计,2010年,制造业整体毛利率在17.5%左右徘徊,在所有行业中排倒数第四,不到金融行业39.92%平均毛利率的一半,不到房地产行业38.12%平均毛利率的一半。
  对中国的制造业富豪而言,传统制造业最好的时代显然过去。
  劳动力成本大幅度提高,人民币汇率不断上升,银根紧缩导致银行融资减少,高利贷融资增加,企业税赋沉重等等,都在挤压制造业原本不高的利润。
  在制造业这条造富链显得如此脆弱,不断受到“高新技术”、“生物技术”和“低碳环保”等新兴行业的冲击,要么被淘汰,要么被升级。
  当然,这些对“资源为王”的矿业并没有太大影响。资源类民营公司是制造业里的异数,制造业前100位上榜富豪中,8位出自有色金属行业。
  典型者如宏达集团掌门人刘沧龙、刘海龙兄弟。宏达集团目前控股储量列世界第四、亚洲第一的云南兰坪铅锌矿山,拥有西藏大型铜钼矿和攀枝花大型钒钛磁铁矿,刘氏兄弟“矿王”风头盖过了紫金矿业陈发树。目前刘氏兄弟仅凭宏达股份,账面资产已达50.5亿,若算上旗下未上市地产、金融、酒店等资产,身家更高。
  制造业富豪们的“自我救赎”
  财富如水,资本逐利。
  早已在制造业中完成原始积累的制造业富豪们,在中国制造业遭遇严峻考验时,纷纷转身,完成“自我救赎”。他们早已不满足仅仅做一个纯粹的制造业商人,赚取廉价的利润,他们要进入产业的更高端。
  你可以质疑中国制造业的创新能力,但你无法质疑中国制造业富豪们对财富的运筹帷幄能力。
  他们中的不少人早已嗅到制造业的“颓败”气息,并提前布局,早已转向房地产等高毛利率行业或进行金融投资。美的、海尔、雅戈尔、苏泊尔、格兰仕、奥康等制造公司的地产项目都已经成为其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
  其中,最典型的是,雅戈尔的实际控制人李如成。这个靠做服装服饰产品及服装辅料发家的浙江人,很早就被扣上了“不务正业”的帽子,先后涉入股权投资和房地产开发。
  从2010年年报看,股权投资和地产开发这两项业务为雅戈尔贡献了很大的利润。但李如成坚称,“服装永远是主业,未来20年仍要将它做大。”
  为什么不专注服装主业,而醉心于从投资和地产中赚快钱?李如成的想法代表了大部分制造业富豪的心态:“利用产业积累的财富去做地产开发和股权投资赚钱,然后用来给股东分红,何乐而不为?”
  而苏泊尔创始人苏增福更是决绝,卖掉苏泊尔全部股票,套现13亿,不再做锅,转身投入房地产。随着法国家电巨头SEB的入主,从此,苏泊尔不再姓“苏”,亦不再是民族品牌。
  这些转身离去的富豪们狠狠地抽了中国制造业一记耳光:“中国制造业如何能出伟大公司?”
  7成创业板公司身后有创投
  理财周报实习记者?钱文俊/文
  在整理财富名人榜前,想到一个个空洞的金钱数字,一张张没有温度的面孔,一份份刻板的简历,繁琐而又重复,内心充满了搪塞敷衍的冲动。
  不过,当我静下心来,细心观察中国资本市场,于一堆堆冰冷数据的背后,看到的却是一个个鲜活的个体,一部部江湖的血泪史,情至深处,还依稀忆起了看《跌荡一百年》的汹涌澎湃。
  不过,这次吸引我的,不再是一个个站在资本市场舞台中央的明星,而是在这场资本盛宴的幕后推手。
  与聚光灯笼罩下的那些高管相比,他们低调而神秘,果敢而睿智。从不刻意露脸,却把持着上市公司大量的财富,始终与媒体保持距离,潜伏是他们的秘密武器。
  若你不是仔细翻阅相关资料,你随时会忽略他们的存在。他们就是中国VC界的大佬。
  沈南鹏、郑伟鹤、孙东升、刘昼及其背后的创投公司,不需要如张謇之流的辛辛苦苦干实业,更多的是需要如杜月笙之辈的左右逢源、“上下其手”、广泛的人脉资源和熟练的资本运作。
  这些优秀的潜伏者`,在不知不觉之中,已分布在社会的各个领域,分散于资本市场的各个角落。
  一个老旧的数据是,截至2010年9月10日在创业板已挂牌交易的117家企业中,有创投背景的企业有86家,占73.5%;其中深圳地区创投机构投资的企业有43家,占50%。
  而伴随着今年以来新股发行的加速,加上代持问题的加剧,占比无疑会进一步加大。
  具体到个股,神州泰岳、爱尔眼科、南风股份、亿纬锂能、莱美药业、上海佳豪、安科生物、鼎汉技术、新宁物流等等,大约半数以上的公司都有财务投资人的身影。
  风投所投入的资金,解禁日之前都只能算是账面的收益,解禁日当天,通过大宗交易平台,财富榜单上的数字立刻变成真金白银。
  资本市场完成了财生财,钱生钱的造福功能,也惠及一个个懂得抓住机会,嗅觉灵敏的风投人士。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中国的资本市场就是一个名利场。求名者,欲誉满天下,逐利者,愿富甲一方。
  一百多年前,李鸿章的北洋舰队需要60万两白银来购买新武器,慈禧太后的六十大寿也需要金钱来张罗。两方都需要这笔金钱,拮据的户部也只剩下60万两白银。此时,一伙参与筹建颐和园的官商为了谋利,多次用金钱利诱翁同龢,均遭拒绝。深谙人性的太监总管李莲英暗示可用“名”来贿赂翁同龢,奸商李绍光会意,将翁同龢一生中所写的书法结集出版。翁同龢欣喜异常,大笔一挥就将那60万两白银拨给了颐和园工程。
  光绪得知后一声长叹,留下了一句“诛心”的话,“名利,名利,名在利前啊。”只是,在风投的利名场,逐利永远比求名来得重要。
  罗曼罗兰曾说过,生活中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其实,资本市场也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金钱本质后依然热爱金钱。
  不过,求名者也好,逐利者也罢,终究不能逃离这个名利场。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研磨网证实,仅供您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