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研磨网 - 专业研磨行业网上交易商务平台 !

商业资讯: 行业新闻 | 企业新闻 | 市场分析 | 周边行情 | 相关行业 | 政策法规 | 价格行情 | 外贸知识 | 展会新闻 | 研磨知识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企业新闻 > 郑州航星:不怕苦,我就是来吃苦的

郑州航星:不怕苦,我就是来吃苦的

信息来源:eooaoo.com  时间:2010-07-24  浏览次数:162

  从小被“家人宠惯了”,现在却要在陌生的工厂里自己洗衣;以前不知道与人合作,现在却懂得与两位“战友”亲密相处;过去吃饭没考虑过钱,现在听说水饺7元,他要求老板换了碗4元的捞面……这个孩子叫位春雨,从他身上,我们能看到一个孩子参加“大学预科班”前后的心路历程。
  ▲▲一天“造”两千砂轮,磨坏3双手套
  昨天上午11时,郑州航星磨料磨具公司。
  在“轰隆”的厂房里,位春雨和“战友”杜飞亚、时昌隆围着一台车床,正在加工砂轮片。
  位春雨和另外两位同学都是20日开始在这里上班的,短短3天时间,他们俨然已成了熟练工。
  位春雨先用小铁勺舀起精钢砂,倒进钢模里,再把商标和金属圈丢进钢模,经过车床的高温挤压,一个砂轮半成品就做成了。这时,坐在对面的时昌隆必须快速将其拿下来,放到一边码好,然后再飞快地用左手的手套蘸点工业蜡,迅速将钢模清理、润滑干净。“昨天一天,我磨坏了3双手套。”时昌隆略带自豪地说。位春雨的双手更不敢停顿,一手放精钢砂,一手放商标和金属圈,稍有停顿,整台车床就要停下来。
  不敢懈怠、不敢大意,随着车床部件的转动,他们的眼睛都跟着机器在动,动作配合极其默契。他们的手上、胳膊上、脸上,落满了细细一层精钢砂粉尘。
  早在22日下午,位春雨和他的另外两个同学就已独立操作一台车床了,“为了安全,技术人员已经把他们的车床调慢了速度。”公司临时负责人周女士介绍,位春雨他们工作非常认真,才一天时间,就做出了2000多个砂轮半成品,赶上半个熟练工了。
  ▲▲“下班了,没啥娱乐,打打扑克就睡”
  12时不到,下班了,三人结伴回到宿舍,换衣服,准备出去吃饭——公司包住不包吃。
  宿舍在工厂办公楼上,3张板床,板砖当床腿,竹席上堆着毯子等物,“下班了,也没啥娱乐的,打打扑克就睡。”位春雨出去洗脸,时昌隆换了件干净的T恤衫。
  位春雨来自鹿邑县新集镇,上有两个姐姐,从小就被“家人宠着”。高考一完,他跑到郑州来找姐姐,姐姐看到“大学预科班”的消息后,赶紧给弟弟报了名。“我就是来吃苦的,这样以后就啥苦都不怕了。”位春雨搓着手说,他自小生活在农村,这些出力活,他并不放在心上。
  杜飞亚来自中牟县城关镇,是家里老大;时昌隆来自新郑,是家中独子。他们三人最大的共同点就是不怕吃苦。
  ▲▲听说水饺7元,他换了碗4元的捞面
  简单洗了洗,换了件干净衣服,三人出门吃午饭。“一天的伙食费需要10元,好在这里吃饭还算便宜。”为了省钱,他们的早餐多以方便面为主。说起打工的初衷,位春雨说,天天在家闲逛,更累。
  从厂房到吃饭的地方,要经过一条尘土漫天的乡村马路。走了8分钟,他们在一家烩面馆前停下。“就这家吧,换换口味。”位春雨提议。三人进店,没有先就座。位春雨站着对老板说:“要一份水饺,多少钱?”
  “7元。”听到这里,位春雨赶紧说,不要了,让老板介绍一下饭价。“烩面、捞面、炒面都是4元一份,管饱。”
  “我要一份捞面。”位春雨说,他的两位“战友”,一个要了烩面,一个要了炒面。
  等饭时,位春雨买了一瓶2元的啤酒,找来3个塑料杯,“来,喝一杯。”位春雨大方地招呼他的“战友”。

  从小被“家人宠惯了”,现在却要在陌生的工厂里自己洗衣;以前不知道与人合作,现在却懂得与两位“战友”亲密相处;过去吃饭没考虑过钱,现在听说水饺7元,他要求老板换了碗4元的捞面……这个孩子叫位春雨,从他身上,我们能看到一个孩子参加“大学预科班”前后的心路历程。
  ▲▲一天“造”两千砂轮,磨坏3双手套
  昨天上午11时,郑州航星磨料磨具公司。
  在“轰隆”的厂房里,位春雨和“战友”杜飞亚、时昌隆围着一台车床,正在加工砂轮片。
  位春雨和另外两位同学都是20日开始在这里上班的,短短3天时间,他们俨然已成了熟练工。
  位春雨先用小铁勺舀起精钢砂,倒进钢模里,再把商标和金属圈丢进钢模,经过车床的高温挤压,一个砂轮半成品就做成了。这时,坐在对面的时昌隆必须快速将其拿下来,放到一边码好,然后再飞快地用左手的手套蘸点工业蜡,迅速将钢模清理、润滑干净。“昨天一天,我磨坏了3双手套。”时昌隆略带自豪地说。位春雨的双手更不敢停顿,一手放精钢砂,一手放商标和金属圈,稍有停顿,整台车床就要停下来。
  不敢懈怠、不敢大意,随着车床部件的转动,他们的眼睛都跟着机器在动,动作配合极其默契。他们的手上、胳膊上、脸上,落满了细细一层精钢砂粉尘。
  早在22日下午,位春雨和他的另外两个同学就已独立操作一台车床了,“为了安全,技术人员已经把他们的车床调慢了速度。”公司临时负责人周女士介绍,位春雨他们工作非常认真,才一天时间,就做出了2000多个砂轮半成品,赶上半个熟练工了。
  ▲▲“下班了,没啥娱乐,打打扑克就睡”
  12时不到,下班了,三人结伴回到宿舍,换衣服,准备出去吃饭——公司包住不包吃。
  宿舍在工厂办公楼上,3张板床,板砖当床腿,竹席上堆着毯子等物,“下班了,也没啥娱乐的,打打扑克就睡。”位春雨出去洗脸,时昌隆换了件干净的T恤衫。
  位春雨来自鹿邑县新集镇,上有两个姐姐,从小就被“家人宠着”。高考一完,他跑到郑州来找姐姐,姐姐看到“大学预科班”的消息后,赶紧给弟弟报了名。“我就是来吃苦的,这样以后就啥苦都不怕了。”位春雨搓着手说,他自小生活在农村,这些出力活,他并不放在心上。
  杜飞亚来自中牟县城关镇,是家里老大;时昌隆来自新郑,是家中独子。他们三人最大的共同点就是不怕吃苦。
  ▲▲听说水饺7元,他换了碗4元的捞面
  简单洗了洗,换了件干净衣服,三人出门吃午饭。“一天的伙食费需要10元,好在这里吃饭还算便宜。”为了省钱,他们的早餐多以方便面为主。说起打工的初衷,位春雨说,天天在家闲逛,更累。
  从厂房到吃饭的地方,要经过一条尘土漫天的乡村马路。走了8分钟,他们在一家烩面馆前停下。“就这家吧,换换口味。”位春雨提议。三人进店,没有先就座。位春雨站着对老板说:“要一份水饺,多少钱?”
  “7元。”听到这里,位春雨赶紧说,不要了,让老板介绍一下饭价。“烩面、捞面、炒面都是4元一份,管饱。”
  “我要一份捞面。”位春雨说,他的两位“战友”,一个要了烩面,一个要了炒面。
  等饭时,位春雨买了一瓶2元的啤酒,找来3个塑料杯,“来,喝一杯。”位春雨大方地招呼他的“战友”。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研磨网证实,仅供您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