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研磨网 - 专业研磨行业网上交易商务平台 !

商业资讯: 行业新闻 | 企业新闻 | 市场分析 | 周边行情 | 相关行业 | 政策法规 | 价格行情 | 外贸知识 | 展会新闻 | 研磨知识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企业管理 > 6亿商机 北京鞭炮市场打响“争夺战”

6亿商机 北京鞭炮市场打响“争夺战”

信息来源:eooaoo.com  时间:2008-01-25  浏览次数:122

  整编:北京市在烟花爆竹“禁放”12年之后,今年终于“禁改限”。据了解,北京烟花爆竹市场“禁改限”消息一传出,各地的烟花爆竹生产商便纷纷把目光投向北京市场。目前有为数不少的湖南、江西的烟花爆竹生产商派人到了北京。但由于北京市目前实行“一家专营”,货源已经确定。在采购名单之外的鞭炮企业机会渺茫,但他们仍在北京周边苦苦等待。
  “听说北京市场松动之后,我就来到北京打探消息,一呆就到现在。9月份,北京“禁改限”政策确定后,我们厂又立刻来了十几个人来京等待时机。”湖南醴陵一家鞭炮厂的负责人说,“湖南浏阳、醴陵过来的也不少,就我知道的就有20几家。有的来了两三个月了。”
  记者了解到,很多厂商都在北京周边囤积了价值几万元到十几万元的爆竹烟花,上述这家负责人已经在临近北京的河北燕郊镇囤积了10万元的货物,据称“仅办运输手续、运费就花了有2万多元”。他们当时有两个设想,一个是向销售单位批发供货,一个是直接进入市场设点销售。但未能如愿,因为北京市对烟花爆竹市场实行专营,不是所有企业都能成为采购对象。他来到北京后,曾多次给安监局、工商局打电话问如何办许可证,但得到的回答总是“目前也不清楚具体情况,过几天再打打试试吧”,他在北京将近半年,许可证问题至今没着落。
  鞭炮市场6亿商机多还是少
  北京市统计局在“禁改限”前发布的《燃放烟花爆竹民意调查报告》称,北京大约有300万家庭打算放鞭炮过大年,且每个家庭为此投入的资金平均在190元上下。有媒体称,按照这个数字计算,则北京市烟花爆竹的消费额将接近6个亿。这对于爆竹烟花生产上来说,确实是一个充满诱惑的数字。
  但负责北京市烟花爆竹管理的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个数据并不确切,但他没有透露相关数据,“这个数据有什么意义呢”?这位人士在电话中这样说。记者了解到,去年春节,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责成下属的北京市烟花鞭炮公司,与湖南、江西等传统产地的20家烟花爆竹生产企业签订了合同,货值达2500余万元,以满足市民春节燃放需求。但是市“禁放办”在市场暗访中发现,在远郊区县的非禁放区内,80%的销售点都在非法销售伪劣及超标的烟花爆竹,而“具体销售数字难以统计”。
  浏阳烟花爆竹协会北京分会会长黄文辉,一个湖南鞭炮行业内“人人皆知的人物”,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6亿似乎有点多。”据他介绍,去年浏阳有8家企业供货北京,供货量为3000万元左右;估计今年市场解禁后,10家企业的订单起码要翻一番,在6000万元左右。他对北京市场今年春节期间的销售额的预计是1亿到1.5亿之间,但这已经是一个“非常令人兴奋的数字了”。
  来自官方的数字是,北京市安监局相关负责人曾对媒体表示,本市将控制烟花爆竹的年销售总量在50万箱以内;北京市烟花办在首批烟花爆竹进京时介绍,今年准备上货40万箱,比去年“禁放”时增长一倍。另外,今年全市将设立3000个烟花爆竹零售点,销售网点总数将是以往的3倍。
  外地鞭炮为何难进北京市场
  “40万箱的价值额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对我们来说。”湖南醴陵一家鞭炮厂的负责人向记者表示,“但无论是1亿还是6亿,我们看好的是以后在北京市场的发展。”但是他来到北京市场之后,至今既没有许可证,也没有通过正规渠道卖出一个炮仗,“很多人和我们一样,连北京市场的门也摸不到。”他说。
  这些在北京周边囤积的鞭炮为何难进北京市场?据了解,其主要原因是因为北京的烟花爆竹市场实行专营政策,而外地厂家对“禁改限”后有关政策的实施情况并不是很了解。所谓“一家专营”,即只有北京市供销合作总社下属的北京市烟花鞭炮公司具有独家销售资格,也就是目前惟一的合法购销渠道。
  今年12月1日即将实施的《北京烟花爆竹安全管理规定》第十四条这样描述,“本市对销售烟花爆竹实行专营。专营的具体办法由市人民政府制定。”此前,曾有鞭炮销售由“一家专营”引入“几家竞争”的说法。
  10月28日,市烟花办常务副主任于泓源在“烟花爆竹限放部署大会”上介绍,市烟花办已出台了烟花爆竹专营办法,由市供销合作总社负责统一组织采购货源,存放于专门设立的储存仓库,并成立烟花爆竹配送调度中心,禁止销售网点自行提货和大量储存。这就意味着,爆竹烟花必须通过北京市烟花鞭炮公司的独家采购,才能进入北京市场。
  “‘一家专营’意味着采购面向的生产商面将会很窄,可能就是几家或者十几家,一旦名单产生,其他的烟花爆竹厂商就不能进入北京市场,至少不同通过正规渠道。”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我们早在9月份就确定了采购对象,目前货物开始北上,并且已有多批货物已经到京。”烟花鞭炮有限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证实说。
  市烟花办的一位姓谭的新闻发言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生产企业要进京要具备三个要求,一是要资质齐全,二是要符合北京市场需求,三是要符合市场价格。”至于供销总社面向多少生产商采购,属于供销总社的企业行为,执法单位不能过多干预。
  专营还是放开?
  “我们希望北京在安全检测上严格一点,然后把市场放开,让更多的生产商进京。我敢保证我的货不比那几家企业的差。如果一家专营,恐怕吃亏的是消费者,北京市场如果开放,鞭炮价格将会降很多,比如一万响的鞭炮,我送货上门可能只要六七十块钱,而现在的市价是两百元左右。”来自湖南的另一家厂商表示,他在北京周边等了两个月,由于没有进入市场的机会,他打算这几天就回去。据称,市场上价值10000元的花炮,其成本只有不到3000元。
  但醴陵那家鞭炮厂不打算就此退出。他告诉记者,平时也能零零星星地谈些买卖,一些城里的人经常来买鞭炮到郊区放,一次也能卖千八百块钱。这样的零散销售刚好可以冲抵他们每个月六七千元的花销。这位负责人说:“空手而归有些不甘心。”
  “烟花爆竹市场实行‘一家专营’只能使有限的花炮生产企业参与采购,而排斥了其他具有合法资质的生产企业,这实际上是一种垄断。这首先会导致高价格,不利于多样化、低价格地产品满足消费者需求;同时,这也很容易催生‘黑市’,进而滋生安全问题,反而带来更大的隐患。”中国人民大学制度分析与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毛寿龙教授认为。
  北京市爆竹烟花管理部门之所以决定专营的理由是——为了安全,烟花爆竹由于其安全性导致“专营”,似乎无可指责。因为每年由于放爆竹引发的爆竹伤人或者火灾等安全事件时常出现。事实上,在北京市,虽然禁放十几年,但“禁而不止”,爆竹声每年都有,同时每年都会有爆竹伤人事件发生。“但问题是,如果今年50万箱销售量不能满足市民需求,则必然有人从‘黑市’获得。”毛寿龙说。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研磨网证实,仅供您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