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研磨网 - 专业研磨行业网上交易商务平台 !

商业资讯: 行业新闻 | 企业新闻 | 市场分析 | 周边行情 | 相关行业 | 政策法规 | 价格行情 | 外贸知识 | 展会新闻 | 研磨知识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企业管理 > 四成台商退出上海

四成台商退出上海

信息来源:eooaoo.com  时间:2008-01-25  浏览次数:146

  近十年来,台商已成为在大陆活跃且具实力的经济力量,上海作为台商集聚的热点地区一直备受两岸关注。随着台商的不断涌入,更理智的投资代替了盲动,台商开始选择更多的落脚点
  最近,有这样一个故事:宁夏自治区是大陆最贫困的地区之一,今年5月18日,原本在上海的丰叶地产不远千里来到宁夏的省会银川开发,在上海被两千家代销公司淹没的丰叶地产在这里一炮而红。开盘前夕的凌晨3点,订屋者将销售中心挤爆,甚至惊动当地的公安、媒体,房子当然是销售一空,“我现在都会劝刚来上海的朋友,不要再到上海挤了,傻瓜才到上海!”丰叶地产总经理刘正平说。
  “上海是人间天堂,也是人间炼狱。”现任美商直销公司台湾区总经理刘树崇推着眼镜,坐在台北办公室内,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深沉地说出他对上海这个城市的真实感受,因为他曾经在上海失败过。
  “或许天仁还没准备好,在上海我们需要付出更多学费,才有可能打赢这场战役。”现任天仁茗茶副总庄远明在媒体不断询问天仁为何从上海撤退消息时无奈地回答道。2002年2月台湾的茶叶大王,天仁茗茶投入大笔资金挺进上海,在上海的黄金地段开了三家“吃茶趣”的复和式餐厅,有的店租金就高达28万元,这三家店在一年多后全部关闭、易手,天仁茗茶黯然退出上海。
  根据《福布斯》杂志报道,上海在过去十年吸收了的外资超过480亿美元,差不多是台湾过去50年所吸收的外资总和。《财富》杂志排名的世界前500大企业中,有300家已经到了上海,美国通用电器(GE)塑料集团的亚太总部,再过一个月就要将亚太地区的总部由东京迁往上海。就在不久前,GE已经把中国总部由香港迁往上海。
  台湾政治大学经济所教授林祖嘉指出,这些世界级的企业都因为大陆将成为全球不可忽视的市场,准备了充沛的资金,毫无保留地挺进上海,大家都准备打一场国际级的战役。而这些跨国企业所抛下的金额都是掷地有声,大得令人咋舌。举例来说,微软执行官史帝夫·巴默(S teve B a llm e r)在今年6月访问北京时,用62亿人民币,协助大陆发展软件产业。林祖嘉说,微软用天价买一张进大陆市场的门票,理由无它,因为过不了几年,大陆肯定是全球第一大市场,微软必须在第一时间攻下它。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有微软这般大气魄和大手笔,对锱铢必较的中小型台商来说,进上海的门槛已经有些抬高了。
  “十年前台商身上只要带着上百万新台币到上海闯一闯,已经立足上海的台商可能会对这位新加入的盟友说,希望将来有朝一日大家都能立足上海滩;现在的台湾人如果仅带着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台币,就想到上海,我们会立刻劝他谨慎从事。上海台商会会长,也是龙凤食品董事长叶惠德感慨地说着上海这十年来的变化。
  根据台商们私下估计,每十个到上海的台商,有四个退出。简单地说,这些打游击式的小台商,根本无法和跨国企业对抗,等到小台商弹尽粮绝,最后只能选择告别上海,转移它地。
  事实上,从1998年台湾正式掀起上海热,这股投资热潮到陈水扁当选那年(2000年)达到最高峰。在台湾随便问个路边摊卖面老板,想不想到上海做生意,十个有九个说,有机会愿意到上海讨生活,上海已经成为多数台湾人淘金地。
  正因上海繁华的景象,所展现的热络气氛,有种难以抵挡的魅力,许多台商还没做好准备就贸然前进。十年前,刘树崇原本还是雅芳公司台湾区总经理,当时的上海还在起飞阶段,刘树崇决定抛弃台湾的事业基础,和朋友集资两千万新台币到上海从事化妆品事业。刘树崇说,当时天真地以为大陆有高达12亿的人口,只要有5%的人买我的化妆品,一支口红随便卖,上百万支都不成问题。怀抱着梦想,刘树崇在家人极力反对下,还是决定到上海闯一闯,结果光是设厂一搞就是两年,等到生产线完成,真正生产化妆品,早已失血殆尽。
  台湾的104人力银行网站统计,60%的社会新鲜人最向往工作的城市就是上海。政大教授林祖嘉说:“上海就像一个大吸盘,全世界资金和来自全球的精英都不断往上海靠拢,上海太有魅力了,曾经停留过的人,想离开它都得历经一番天人交战,甚至有人根本离不开它,即使沦为台流,他们还是愿意留在上海等待新的机会。”
  根据台湾商业周刊的调查显示,在上海工作者,有78%认为比在台湾辛苦,但是一旦有机会选择,有九成的人还是愿意留在上海工作。李家耀就是这样的例子。曾经在上海工作5年,李家耀的台商企业在上海无力生存,最后选择转进到其它次级城市,然而为了留在上海,李家耀仍可暂时当台流,也不愿离开上海。“你很难找到这么美的城市,在这里让你觉得人生充满机会。”李家耀的眼神中充满希望,即使他已经3个月没工作。
  同样的,已经离开上海6年的现任美商直销公司总经理刘树崇,即使在上海赔掉了他大半辈子的积蓄,他还是计划在这几年重返上海,刘树崇说,6年前,他离开上海的那一刻,心里就告诉自己,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站起。而他已经做好了周详的前进上海计划,他深信他的未来就在上海。
  就在台湾人前仆后继往上海迁移时,也有人看透了上海的虚幻。曾经在上海工作6年的汪佳玲说:“我才不要把自己陷入一个永无止尽的竞争环境里,我可以花比上海少一倍的钱,在其它的城市过得更舒服,甚至赚得更多钱。”在大陆西进政策的号召下,汪佳玲决定前往重庆发展。她说,重庆缺乏企划行销人才,到那里我将可拥有更自在的发展空间。“这就是宁为鸡首,不为牛后的处事道理。”汪佳玲说。
  根据台湾一份对大陆投资环境调查评估指出,环渤海湾区的投资环境,仅次于长江三角洲和上海的经济特区。而渤海湾经济特区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天津、大连、青岛。而成都、武汉和重庆,则是西部开发政策下,颇具市场潜力的城市。政大经济学教授林祖嘉认为,这几个城市已经成为台商的新根据地,是未来台商投资冒险的新天堂。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研磨网证实,仅供您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