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研磨网 - 专业研磨行业网上交易商务平台 !

商业资讯: 行业新闻 | 企业新闻 | 市场分析 | 周边行情 | 相关行业 | 政策法规 | 价格行情 | 外贸知识 | 展会新闻 | 研磨知识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企业管理 > 消逝的中英街

消逝的中英街

信息来源:eooaoo.com  时间:2008-01-25  浏览次数:125

  在打開自家店門的時候,街那邊的同行們也開始了一天的忙碌——過去幾十年中,這是劉福來最熟悉不過的場景了。不過,這位香港雜貨商知道自己不會再看見那樣的熱鬧場面了。一個星期前,在深圳一側的130家店鋪選擇了集體關張之后,中英街,這條位於深圳市沙頭角的小街似乎就已經完成了它舊有的使命。
  中英街可能是世界上最短,承載的歷史信息卻最為豐富的一條街了。這條長約250米,寬不足4米的小街連接著兩個看起來完全不同的世界,但是在很多中國人的記憶裡,這個號稱“一街兩制”的地方或許隻是一段瘋狂購物的經歷。
  閃亮的歲月
  劉福來現在常常回憶起當年中英街的盛況。那時候早上從開門一直到落閘,生意都好好,大陸的觀光客對這邊的東西不論什麼都感興趣。他說:“錄像機、照相機、金首飾、衣服,甚至連力士香皂都搶著買,基本上不說價。”這位62歲的老人露出孩童般的笑容。
  除了在九龍上中學的3年,劉福來沒有離開過中英街,從開始自立起,他就在這條街上做雜貨生意。靠著在中英街做生意賺來的錢,他不但供養一雙兒女到海外讀書,還在新界買了樓。
  劉福來隻是中英街故事的眾多主人公之一。在上個世紀80年代的鼎盛時期,這裡的各類商鋪有300多間。深圳方面的統計資料顯示,從1980年代初期開始一直到上世紀末期,中英街每天有超過1萬人次的游客,節假日和高峰期游客數量超過10萬人次,1年游人量達1500萬以上,成為全國知名度極高的旅游觀光目的地。
  市場的繁榮也引得金融機構蜂擁而至。那個時候,四大國有商業銀行和深圳發展銀行都在中英街設有營業機構。中英街僅上繳稅收1年就超過1個億,沙頭角工商所副所長黃建勛說:“當時的中英街,購物、付款、開票都要排隊。”
  根據工商部門掌握的情況,在鼎盛時期,中英街上光是給人捎貨的水客都有好幾千,加上其他方方面面或明或暗的營生,“在中英街這塊面積僅017平方公裡的地方,至少為幾萬人提供了謀生和發財的機會”,黃建勛說。
  沙欄嚇村的吳官求說,1997年以前,整個沙欄嚇村和中興村幾乎家家都有鋪面,那情景用“萬商雲集日進斗金”來比喻大概最為恰當。他說:“八十年代‘萬元戶’在內地是有錢人,可要是放在當時的中英街,這又算得了什麼?當時家裡有幾十萬、上百萬的村民比比皆是。”
  沙欄嚇村和中興村是沙頭角關外僅有的兩個與中英街和香港相連的村子,今年已經60多歲的吳官求是中英街土生土長的人,在中英街最繁盛時曾經做過村委會負責人。
  現在的日子
  一家在中英街深圳一側經營數碼產品的商鋪老板說,現在中英街的游客越來越少,一天下來幾乎沒什麼生意。他們已經打算清完貨物就要撤檔,不想繼續維持下去了。“經營成本越來越高,但游客卻越來越少,這樣下去不虧都實在很難,更不用說賺什麼錢了。”
  中英街正面臨著無法回避的尷尬。
  根據有關統計數據,在1997年香港回歸之后,中英街的游客就開始直線下降了。1998年游客人數跌到800萬人次,到2002年隻有128萬人次,這兩年則在百萬人次左右徘徊。中英街的生意也一落千丈。幾年之間,商鋪從300多間萎縮到100多間,沙欄嚇村和中興村90%以上的商鋪早已改建為住房。2005年,在這裡堅守的最后一家金融機構工商銀行也撤出了中英街。
  黃建勛說,中英街衰落了,與外界的交往又受到海關的限制,沙頭角的沙欄嚇村早已從深圳的富裕村變成了“最窮的村子之一”,連村長現在也都每天凌晨4點鐘到香港去賣菜。
  困擾中英街的問題還有假冒偽劣。這幾年隨著游客減少,利潤下降,假貨泛濫,欺詐游客事件時有發生,游客普遍對中英街的滿意度不高。有調查數據顯示,表示“滿意”或“很滿意”的總和隻有246。
  深圳市鹽田區司法局副局長兼鹽田區綜治辦副主任趙世寬說:“今年1月以來,先后有多位游客向有關管理部門投訴,稱他們在‘中英街’旅游觀光購買東西時被騙”,由此,深圳有關部門開始對中英街的購物環境進行規范。隨后,中英街深圳一側130家商鋪集體關張。
  “關門並非是工商部門的統一要求,而是商家根據自身情況採取的個人行為”,黃建勛說,“這從一個側面折射出中英街眾多商戶面臨的窘態,當不正當的經營方式受到打擊時,究竟該選擇怎樣具有合法路徑的經營模式。”
  未來的選擇
  這條連接著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兩個不同社會制度的小街已經褪去了原有的色彩。深圳市鹽田區已委托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深圳分院設計中英街改造方案,將中英街的“歷史”作為第一要素,規劃主題定為“講述中英街的故事”。
  在廣東省旅游發展研究中心總規劃師陳南江博士看來,中英街過去商業的成功主要得益於它實行的“一街兩制”特殊政策,依賴於兩側的關稅差異。“一街兩制”是中英街的主要文脈,中英街1997年前是中、英並存,1997年后則是深圳與香港、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制度相對。
  陳南江說,游客到中英街購物,不是一種單純的趨利性經濟行為,更多的是文化行為。
  鹽田區顯然也考慮到了這一點。在新的規劃中,商業已經不再是賣點。據說,這個投資5000萬元的改造項目完成后,將會更好地突出中英街的文化、旅游、休閑以及愛國主義教育等方面的優勢。
  不過,至今中英街仍然被作為邊防禁區和非正式口岸。海關、邊防等仍依照以前的制度管理中英街。目前隻有深圳市公安局、廣州軍區政治部和廣東省軍區政治部能簽發進出中英街的“特殊通行証”,辦証手續繁瑣,費用不菲。
  所以,陳南江認為,深港雙方應該力促形成“粵港旅游特區”,將中英街升級為正式的出入境口岸,即由“一街兩制”擴大到“一區兩制”,深、港共同開發中英街區,形成一個統一的旅游區。
  在中英街香港那一側,劉福來的雜貨店依然像往常那樣按時開張。盡管他明白,現在內地的商品與香港相比已經很少差價,“中英街的生意也越來越難做了”。不過他還是願意相信,不管怎麼樣,中英街總會好起來,“歷史上的中英街就是起起落落走過來的”。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研磨网证实,仅供您参考